百年的完满——女科学家Rita Levi-Montalcini的传奇(大脑,诺贝尔,意大利,人种,小鸡,医生,拐杖)

百年的完满——女科学家Rita Levi-Montalcini的传奇(大脑,诺贝尔,意大利,人种,小鸡,医生,拐杖)

最专业的生命科学学术交流论坛

谁说变老就像遭遇一场海难?肯定不是 Rita Levi-Montalcini,这位留着一丝不苟白色卷发的小身材女人,有着调皮的微笑,各种线索汇聚到一起,我们立刻就分辨出她属于那群对生活充满激情之爱的人。这份对“存在”无节制的爱,不会因任何事物而变味的爱,是这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能如此长寿与成功的关键。她刚于2009年4月22日度过了百岁生日。“一个好的老年应该从成年就开始准备,这个你如今担忧或者忽视的年龄有可能是你生命中最美的一段。起码对我来说是这样,我愿同你们分享这份荣耀”。这位风趣的女人说起这段话不带丝毫犹豫。

1909年,Rita出生于一个犹太家庭。她很早就证明了自己性格的独立,要自己“打造”非凡的命运。她是家中四个孩子里最小的,还有一个孪生姐姐Paola,她们在友爱而亲切的家庭氛围中被抚养大。在1930年代的意大利,女人们的职责就是成为妻子和母亲。虽然父亲没有反对女儿学习,但他的野心首先还是在一桩体面的婚姻上。所有的职业生涯都有连累女人们在炉灶前的义务的危险,“受教育是为了自我修养不是为了工作” Rita回忆道。

而Rita,除了这留给良家女子的传统,有着自己的追求。她从不能允许自己任别人摆布她的人生,21岁的时候,她登记了都灵一所医学院,并师从Giuseppe Levi,从事微繁殖研究的权威医生之一。正是在都灵杰出的学术圈子里头,她受到了感召,并与后来的两位诺贝尔医学奖得主Salvador Luria和Renato Dulbecco建立了友谊。

在27岁获得药理学和外科的证书后,年轻的女子犹豫了。她应该从事医生的职业还是投身神经学的基础研究呢?历史在此时也即将断裂,1938年,墨索里尼抛出了人种论,接着一系列反对意大利犹太人的人种歧视法案。其中一条禁止非亚利安人从事任何学术职业。

大量的科学家和知识分子出走到了美国,Montalcini一家在到比利时短暂停留后,决定回到意大利。在建于家中的秘密实验室里头,Rita决定继续她的研究。除了1941年和1943年被迫离开都灵(去了皮埃蒙特和佛罗伦萨)每一次,她都凭借金钱和经验重建她的小小的临时研究机构,继续关于小鸡胚胎的研究。

坚持就是她抵抗的方式。“我还记得那些拒绝屈服于墨索里尼命令的最勇敢最有道德感的年轻人,他们多么蔑视危险,多么大胆”。面对风和浪(借用她一本书的名字),她捍卫着伦理要求;面对风云变幻,她保留着对于人的信任。“大多数的男人和女人被剥夺了生活的愉悦激情和好奇心。我幸而免于这蔓延着的病症。”她说。

战后,Rita重拾了在都林大学的职位。但为时很短 “因为小鸡的胚胎将改变她的命运”,她无不幽默的说。1947年,Viktor Hamburger教授邀请她去位于密苏里州的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她去那里逗留了12月,并将在那里呆上三十年,直到退休,她的整个生活都献给了研究。这位意大利女子既没结婚也没孩子。在那里,和她的同事Stanley Cohen一起,在1952年证实了促使神经纤维增长的因素。这种能刺激神经细胞增长的物质的发现将对众多神经病变的理解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对于某些癌症的治疗也有巨大的突破。30年后,此项研究为Rita赢得了1986年的诺贝尔医学奖。耀眼的异国生涯并没有使得她忘记故乡。从1962年起,她在罗马成立了研究团体,并领导了国家生物细胞研究院,直到1978年。

责任,荣耀和时间,并没有能消磨掉这个不知疲倦的女人身上的能量。人们要她休息休息,她回答 “决不。退休让人生病,还会毁了大脑”。退休就像敲起失败的钟声,生活是场愉悦的战斗,她要在火线上,承受各种状况,坚定地望向年轻的方向。“我从减少教课和实验室里节约下来的时间,被奉献给我童年的梦想:参加社会工作。” Rita说。

激进好斗,可敬的诺贝尔得主从不放松。1995年,这位曾对恩格斯表露过敬意的科学家放弃了国家生物委员会的主席一职,因为牵扯到太多来自宗教方面的干涉。作为联合国绿十字的荣誉会员,Rita仍然在为妇女解放和受教育权而奋斗。90岁高龄时,她成为了食品农业局的志愿者,利用自己的名誉与光晕为在全世界对抗饥饿做贡献。

2001年8月1日,总统钱皮授予她终身议员。这为她提供了额外的讲台,但也让她暴露在可能的批评下,但这不同于2007年10月的侮辱。前极右派的卫生部长Francesco Storace不怀好意地建议送副拐杖给女议员,因为她竟然敢支持(对手)普罗迪的政府而且用她的投票权左右政治项目。“Storace的挑衅让我回想起法西斯统治” ,Rita Levi-Montalcini 说:“我或者目前的政府都不需要拐杖来行走,思考或者行动”。原因呢?当然啦,她早就不是20岁了。但当作家Paolo Giordano为了她的百岁生日而采访她时,留意到她总是非常风情,这位夫人狡黠地回答,“这是我的弱点,从不试图掩藏年龄,我有皱纹但不把它们藏起来。但我保留了一点虚荣,有时候也为此自苦”。

Rita的眼睛有点问题,但这并不仿碍她望向未来。正如在托马斯莫尔在乌托邦里头写的:“面对风暴,舵手不会离开他的船,因为他不能掌控风本身”。舵手,那正是大脑!“人类的大脑被赋予了比我们想像的更高级的官能”,年龄日渐增加,但时间似乎并没有俘获它。“确实存在对抗老年的解毒药,那即是意识到我们拥有多么丰富大脑资源。持续使用这些能力(与其他的器官不一样)不会用坏你的大脑。悖论的是,大脑的能力增强并扩散,但是这品质一直隐藏着,在我们年轻时风风火火的行动中却找不到踪影”,Rita Levi-Montalcini在书中写道,书有个副标题—— 衰老并不存在。和浮士德不一样的是,她无需出卖灵魂就能永葆年轻。

推荐:Rita Levi-Montalcini的访谈视频

相关热词:大脑 诺贝尔 意大利 人种 小鸡 医生 拐杖 老年

..........

相关文章

百年的完满——女科学家Rita Levi-Montalcini的传奇(大脑,诺贝尔,意大利,人种,小鸡,医生,拐杖)

上一篇:连维良:“十二五”生物产业将强化产业应用(生物产业,产业发展,技术服务,应用示范,生物医药,商业化,能源)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区论坛

生命科学交流专业平台!